非洲杯三大“杯具”:赛制弊端多 豪门缺大将

1968年,非洲杯进行改制,固定为每两年举办一届,非洲足联的本意是给非洲各队创造更多交流的机会,但时至今日这个赛制却让非洲杯越来越鸡肋。原因很简单,当初制定这一赛制时非洲球员基本都是效力于国内,而现在只要稍有名气的球星都选择加盟欧洲联赛,每两年举行一次过于频繁。

另一个很糟糕的因素是非洲杯总是被安排在每年一月进行,而此时正是欧洲赛事密集期,英超不用多说,埃辛德罗巴们连与家人过个圣诞假期的时间都没有,每逢圣诞英超球队都要加班加点开起“圣诞快车”。而在其他联赛中,一月大多是联赛与国内杯赛穿插进行,频繁出现一周双赛,俱乐部人手本就紧张,在这个时候抽调非洲球员回国参加非洲杯,而且一走就是一个月,不搞得怨声载道才怪了。

但非洲足联也有苦衷,这两大赛制弊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其他洲际赛事都是4年举办一次,按理说非洲杯完全可以效仿,但问题是未来几届非洲杯的主办国都已经确定,电视转播权也早早就卖了出去,现在改成4年举办一次,非洲足联怎么向东道主以及电视转播商交代?具体时间问题同样让人很头痛,非洲足联也清楚每年一月向欧洲俱乐部要人有些过分,但问题是如果一月不踢什么时候踢?2到5月欧洲冠军联赛如火如荼,绝对不可能。6到8月看起来不错,但别忘了这是非洲杯,每年这几个月,非洲诸国要么是恐怖的高温,要么是恐怖的雨季。另外要知道非洲杯是两年一次,时间与世界杯重合,这生意可没办法抢。

两大赛制弊端让非洲杯的受关注度越来越低,首先是欧洲媒体对这一专门给联赛捣乱杯赛本就没有什么好感,他们肯定是帮着自己人说话。其次则是因为球员夹在国家队与俱乐部之间里外不是人,不回国参赛的话,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非洲杯期间留在俱乐部同样是不能上场,而且还会被本国球迷骂得狗血淋头,搞不好还会像当年的马丁斯一样惹恼极端分子,险些就被击毙。回国参赛吧,一旦在非洲杯中受伤,俱乐部那边肯定是没办法交代,而且要知道非洲杯不像世界杯与欧洲杯,受伤后国家队是不会给予补偿的。结果就造成球员出工不出力,能对付一场是一场,本轮小组赛首轮三大夺标热门喀麦隆,科特迪瓦与尼日利亚无一获胜,很好地说明了问题。

对欧洲俱乐部的教练们来说,“非洲杯病毒”与甲流病毒一样可怕。他们对球员的离去无能为力,只能通过诅咒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阿森纳主帅温格在亚历山大·宋和埃布埃离开前的最后一场赛后恨恨的说:“我宁愿没有非洲杯这东西。”喀麦隆人宋无疑是今年在阿森纳最大的发现,成为小法身后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总算填补了弗拉米尼出走后留下的长久空缺。宋的缺席势必对阿森纳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果不其然,在他缺席的第一场比赛中,阿森纳就终止了连胜的脚步,主场艰难逼平太妃糖埃弗顿,非洲杯病毒已然发作。狂人穆里尼奥更是公开诅咒喀麦隆早日出局。在与喀麦隆足协就埃托奥的归期协商未果后,国际米兰主帅是这样说的:“我希望喀麦隆早日出局,千万不要打进最后的决赛。”于是,喀麦隆在非洲杯的首场比赛中,很体谅的以0:1不敌加蓬。

但这两家俱乐部并不是本届非洲杯最大的受害者。由于非洲球员身价较低,而身体条件出色,在五大联赛中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诸如德罗巴,阿德巴约,科洛图雷等人甚至已成为队伍中的关键球员和精神领袖。中小球队的老板也喜欢购买“物美价廉”的黑珍珠,来迅速提升球队实力。英超球队中,总计有31名非洲籍球员要回国效力,且大多在球队中担纲主力。榜首球队切尔西要抽调德罗巴,埃辛,米克尔和卡卢四名球员回国参赛,中前场实力大大受损。切尔西或许还能通过板凳深度熬过这没有德罗巴们的一个月,但对于积分榜尾的几支球队来说,非洲杯令他们的保级之路更加坎坷。副班长朴茨茅斯队中有卡努、丁达内等六人需要回国效力。债务缠身的俱乐部连工资都难以发出,遑论从转会市场补充实力,只能从青年队中找人凑数。值得欣慰的是,这期间他们面对的还只是富勒姆,伯明翰,西汉姆以及曼城这样的二流强队。而他们的保级对手胡尔城,被非洲杯抽调3人,在此期间的对手则是切尔西,热刺,曼联……

在五大联赛中,法国联赛是非洲杯病毒的第一重灾区。作为前非洲殖民地时期的主要宗主国的法国,各级联赛为非洲杯贡献了66名国脚,其中法甲36人。尼斯队23名一线名要回国参赛,这对于在降级区边缘徘徊的俱乐部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当然最大的“杯具”还是枪击事件。将世界的目光拽回非洲大陆并推向高潮的,并不是非洲杯的比赛,而是开幕之前的枪击惨案。叛军们几乎凭借一己之力令非洲杯化“杯具”为“餐具”(惨剧)。

身为肇事者的“安哥拉卡宾达解放阵线”态度极为搞笑。其领导人在声明中表示,他们也热爱足球,并不了解被袭击的是多哥队。袭击者宣称,“我们并不对多哥抱有敌意,我甚至是阿德巴约的球迷,而且非常喜欢多哥国家队的风格!” “我们袭击本来有可能是科特迪瓦队或者是刚果国家队的支持者!”看到这份又似戏谑又似恐吓的声明,或许德罗巴已经惊出一身冷汗。一时间在安哥拉的球星们人人自危。

更悲剧的是,非洲足联底子不好,能力更差,在处理多哥国家队被袭击事件中的表现简直是让人啼笑皆非。

在枪击事件发生后,东道主安哥拉非但没有将矛头对准,反而是指责多哥国家队不听从安排:“如果他们坐飞机前往比赛地就不会有问题了。”非洲足联居然也是持相同态度,而在多哥国家队返回国内后,非足联非但没有通融与协商,将多哥的比赛时间延后,为争取他们返回赛场赢得时间,而反是莫名其妙地提出谴责,强行要求他们按时赶到参赛地,否则就取消他们的参赛资格,并威胁要追加处罚。结果尽管阿德巴约等球员表示希望能继续参赛,但多哥政府震怒之下还是直接要求球队退出非洲杯。如此低下的危机公关能力,非洲杯怎能不“杯具”。(汤敏)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体育频道【编辑:刘通】相关新闻·非洲杯:马里被默契球淘汰 安哥拉消极比赛出线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