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非洲杯一场事先宣告的闹剧

没有完全竣工的体育场,大面积队内感染的新冠疫情,球场踩踏悲剧还有爆炸案,临时更换比赛场地,再加上诸多离奇的争议判罚和非体育行为……喀麦隆非洲杯虽然比赛总算是如期结束,没有闹出12年前多哥球队大巴枪击案的大事故,可如此混乱无序的赛事组织,令人提心吊胆的内战阴云,让非洲杯依然是除了大洋洲外,各大洲际国家杯中最混乱,也最令人无法直视的赛事。

哪怕有身价上亿欧元的萨拉赫,以及马内、阿什拉夫、恩迪迪、库利巴利、马赫雷斯、扎哈、帕蒂、恩纳斯里、门迪、阿莱、N·佩佩等巨星云集,因为非洲常年的积贫积弱以及两年一届的“审美疲劳”,造就了这项杯赛很难被欧美职业足坛尊重的现状。而这种现状的改变,至少短期内还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

本届非洲杯黑马横行,世界排名100位开外的赤道几内亚(114位)、马拉维(129位)、科摩罗(132位)和冈比亚(150位)都进入了16强,赤道几内亚和冈比亚还杀入8强,非洲杯24支参赛队排名第11位的布基纳法索也进入了4强。与之相反,卫冕冠军阿尔及利亚和顶级劲旅加纳居然双双小组垫底出局,群星云集的尼日利亚和科特迪瓦,也分别在1/8决赛就遭遇强敌,被突尼斯和埃及淘汰。

鱼腩球队与传统劲旅表现的巨大反差,部分源自大部分参赛队的新冠病毒队内感染,带来的大面积减员,导致了比赛结果与牌面实力的巨大反差。同时,这些弱旅在比赛环境相对恶劣的喀麦隆本土,承受的心理压力也远小于传统劲旅。因为非洲杯的赛期与欧洲联赛冲突,再加上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的爆发,赛前不少欧洲俱乐部就不愿放人,大牌球星也有不少同样不愿涉险。战意不足,部分程度上也影响了比赛的走向。

非洲杯素以场面粗放,进球寥寥著称,本届也不例外。36场小组赛只有10场进球数达到3球以上,17场比赛仅入1球,4场交出白卷。16场淘汰赛只有6场进球数达到3球以上,其中7场打到加时赛,6场需要点球决出胜负,4场点球大战包括决赛和1场半决赛都是交出白卷,令人昏昏欲睡。事实上,新世纪以来的12届非洲杯,同样只有2场决赛进球数达到2个以上,决赛就有6次是点球决胜,其中5次交出白卷,非洲球迷早已习惯了决赛的枯燥乏味。

本届小组赛能打出高质量内容的比赛寥寥,淘汰赛也只有埃及2比1摩洛哥,塞内加尔3比1布基纳法索还算精彩。虽然决赛对手塞内加尔和埃及都表现出了相比以往更欧洲化的战术素养,却依旧难以带给球迷赏心悦目的比赛过程。这是一届场外关注度必然超过场内的非洲杯,乏善可陈的比赛内容又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到了场外,着实令人遗憾。

虽然科摩罗、赤道几内亚、冈比亚和马拉维的表现令人鼓舞,毕竟任何打破旧格局的新生力量总是会推动足球的进步,但4支黑马甚至包括冠军塞内加尔在内,打出佳绩的运气成分较大,让非洲杯的含金量进一步打了折扣。

因新冠疫情爆发,原定去年6月举行的这届非洲杯被推迟到今年1月,但场外闹剧早在2018年11月就已开始。当时非足联以喀麦隆的体育场和基础设施工期严重延误,剥夺了2019年喀麦隆的主办权,转交给埃及。但非足联主席随后表示喀麦隆愿意承办2021年的非洲杯,于是原定2021和2023年非洲杯主办国科特迪瓦和几内亚的主办权依次顺延一届——何其草率!

非洲杯开始前,欧美媒体非常担心喀麦隆英语区反对派针对赛事的。不过真正重创参赛队的,是超过半数球队在内的新冠病毒队内感染,总感染人数超过100人,着实令人震惊。布基纳法索控诉东道主核酸检测结果造假,导致自己5名球员无法出场,为喀麦隆赢得揭幕战提供便利;科摩罗甚至因3名门将感染新冠病毒和受伤,不得不在1/8决赛对喀麦隆的比赛中派上其他位置球员临时顶班,结果也可想而知。

场内闹剧荒诞,场外则是真正的悲剧。这场比赛因免费赠票名额出问题,导致大规模踩踏事件,造成至少8人死亡。同时,比赛地之一的杜阿拉也发生了爆炸,只是没有波及参赛队。反对派武装没有像2010年在安哥拉那样袭击参赛队,是本届杯赛最大的安慰。不过出于安保压力,组委会也被迫变更了3场淘汰赛的赛地,这在洲际大赛中也非常罕见。

至于场内,小组赛马里对突尼斯的比赛在90分钟常规时间前两次被主裁判鸣哨结束的闹剧,更成为全世界的笑柄。马拉维的罗马尼亚主帅抱怨组委会对参赛球队厚此薄彼,下榻酒店没有规定的牛奶供应,球员们甚至只能自己洗衣服。多个比赛场地的草皮质量惨不忍睹,甚至还有新闻发布会租用的场地因拖欠费用,被场地方在新闻会前收走麦克风的闹剧。

1/8决赛塞内加尔击败佛得角,头号球星马内与佛得角门将头部相撞双双倒地不起,近乎失去知觉的马内居然没有被立刻换下,而是连简单的治疗都没有就继续比赛,但在进球后无法坚持才被送往医院的一幕,同样令世界足坛感到震惊。除了爆发的新冠疫情,非洲杯组委会对球员伤病的处置方式,也加剧了外界对球员人身安全的担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